返回首页

首页 > 了凡四训 >

净空法师讲《了凡四训》第20集(文字版)

了凡四训 净空法师

诸位同学,大家好!请看「谦德之效」最后这一段,我们先把文念下来:

【古语云。有志於功名者。必得功名。有志於富贵者。必得富贵。】

求取功名富贵的用意,前面已经跟诸位说过了,大概都不外乎寻求一个为众生服务的机会。在今天的社会,可以说在本质上跟从前产生了很大的变化。现在我们要找一个为社会、为众生服务的机会非常之多,无需要求取功名,也能够达到为一切众生兴建大利,每一个行业几乎都有平等的机会。在工商业里面,我们现在看到的许许多多跨国的公司,这些企业家们,可以说古时候功名与富贵,他们都是兼而有之,这是过去生中修积的大福德因缘,才有这样殊胜的果报。

佛经里面常常跟我们说,要福慧双修,果报才真实。如果是修慧不修福,换句话说,虽有聪明智慧,物质生活还过得很辛苦;假如是修福不修慧,造业的机会就特别多,这一生福报享尽了,来生到哪里去。生在现代社会,受到现代的教育,一般人都把天地鬼神看作迷信。自己得富贵之后,往往无所顾忌,纵情享受,不知不觉当中,就造了许许多多罪业,他知不知道?他知道,损人利己。尤其像这些大的企业家们,今天整个世界的金融,操纵在他们的手上。股票、汇率,他们想涨就涨,想跌就跌,做这些不正当的游戏。这两年,亚洲产生的金融风暴,许多国家几乎破产。这个国家的人民,侥幸得来的财富固然有,但是老老实实以自己血汗挣来的钱很多很多,一个金融风暴之下,一生的辛苦都被人家拿去了。这个造的业重!这个业太重了,伤害多少人生命财产。这里头怎么会牵涉到生命?许多在金融风暴之下,财产一旦贬值,贬的幅度太大,他的打击受不了,自杀的、跳楼的,我们常常听到。现在在这个世间,还有许多同修告诉我,自杀的人太多了,老年的人厌世自杀,感觉得这个社会没有前途、没有希望;年轻人不得意的时候也自杀。甚至於现在到中小学生,我们也常常听到自杀的,什么原因自杀?考试不及格,分数不如人,你说这成什么世界!

所以,如果是个有良心的人,是个受过圣贤教诲的人,一定要发心来挽救这个劫运,不要让这个劫运真的被预言家所说中,那实在是人类最大的不幸。这个事情细细想来,难!是真难!可是再难也要做,不能不做,古人所谓「知其不可为而为之」,这才是仁人志士。佛家说,圆满的智慧,善巧方便,今天人讲高度的智慧,灵活的手腕,灵活的手腕就是佛家所说的善巧方便,帮助这个社会。从哪里帮助起?这是我们现前重要的课题,我们仔细观察,现在众生病在哪里?病在迷失了自己,迷而不觉,因为迷,迷失了自性,迷失了良心,良心是真心;妄心用事,这妄心就是讲的感情用事,真心是理智。人失掉理智,感情用事,这还得了吗?因此才会变成邪而不正,染而不净,心里头是污染的,不是清净的,这是病根之所在。挽救之道,就像儒佛所说的,要教他,今天挽救之道不是别的,是教育,是教学。那也许有人说,现代的教育很发达,城市乡村学校林立,比古时候不知道要超过多少。这个话从形式上来讲没错,如果就实质而论,现在没有教育。学校虽然多,学校的内容是什么?我们有没有仔细去想一想,有没有冷静的去观察?

究竟什么叫教育?中国古大德对这个「教」,他有个定义,什么叫做「教」?先觉觉后觉,叫做教;先知觉后知,叫做教;先知先觉就叫做圣人,在佛家就称之为佛菩萨。他们先知先觉,我们不知不觉,他来教导我们,我们也觉悟了,也知道了,我们则是后知后觉。如果没有这些人教导我们,我们怎么会觉悟?圣贤人的教学内容,可以分几个方面来说:第一,他教学的内容是教我们认识宇宙人生的真相,佛家般若经上所说的「诸法实相」,这四个字用现代的话来说,诸法就是整个宇宙人生,实相就是真相。哪里有迷信?哪有不是处?我们对於宇宙人生真相果然明白了,人生是我们本人,宇宙是我们的生活环境;我们今天对本人迷了,不知道自己,不认识自己,禅宗所谓「父母未生前本来面目」,我们不知道!我们对我们生活环境也是迷而不觉,所以才胡作妄为,破坏了自然生态,破坏了我们的生活环境。你为什么会破坏?你迷,你不知道事实真相。古人给我们叙说的,宇宙之间,其大无外,里面的状况非常复杂,佛家讲十法界,十法界是大分,概略的把它分为十大类,细分无量无边,我们对它一无所知。无知还罢了,还完全加以否认,说这是迷信,那就是了凡先生所说的,我们自以为是,贡高我慢,没有丝毫谦虚,连接受教育的机缘都断掉了。即使有圣贤来,即使有佛菩萨来,也不会给你说一句话。为什么?你听不进去,你不能接受,这还得了吗?

但是我们在这半个世纪里面,也走了许许多多的国家地区,我们接触,当然多数都是中国侨民跟东南亚这些小国家的侨民,我们相聚在一起,总是亚洲人,总是黄皮肤的人。这些人纵然在这一生当中,没有受过古圣先贤的教诲,他的上一代,再上一代,曾经接受过;换句话说,他还有这些种子习气,我们把儒释道三家的教义,略略提出来跟大家探讨,都能生欢喜心,这在佛法里面叫「善根发现」。不仅是在中国人的分上,现在有许许多多的西方人,我们在美国遇到,在澳洲遇到更多,我们跟他讲伦理道德,跟他讲圣贤教诲,都能欢喜接受。於是我们就肯定了。

孔孟的教学,是不是孔子的学说?现在人都说,「这是孔子的学说」,「这是释迦牟尼佛说的一套」,这个观念错误!孔子所说的、释迦牟尼佛所说的,都是二千五百多年前的人,我怎么能相信?我怎么能接受?我为什么受他影响?自以为聪明,自视甚高。其实他想错了、看错了;孔老夫子自己说,他一生没有创造,现在人讲创作,孔老夫子没有创作,夫子说他自己「述而不作」。他一生没有创作,他所说的都是古圣先贤的教诲,不是自己的。释迦牟尼佛为大家讲经说法四十九年,也不是自己的,释迦牟尼佛也没有创作,他说的东西从哪里来?古佛所说的。那我们要问,古圣先贤是谁?古佛是谁?追到最后,才恍然大悟,原来是自己的心性,自己的真心。佛在经上讲得很清楚:「一切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」,这话讲得好!一切众生真心本性里面,本来就具足跟一切诸佛圣贤一样的智慧、一样的能力、一样的相好、一样的福报,所以佛看众生是平等的,佛看众生是尊敬的;我们轻视佛菩萨,佛菩萨不轻视我们,他知道我们跟他没有两样,只是现在迷失了真心、迷失了自性,变成这个样子。我们会有清醒的一天,醒过来跟他就无二无别。我们今天变成这个样子,佛说得好:「但以妄想执著而不能证得。」我们的病,就病在有妄想、有分别、有执著,这个东西害了我们,使我们迷失了真心、迷失了本性。

这才真正知道,大圣大贤、诸佛菩萨他们的智慧、他们的能力、他们的教诲,是从真心里流出来的。决定没有加丝毫意思在,意思就是妄心;不加丝毫意思,就完全没有妄心。真诚心、清净心、平等心、正觉心、慈悲心,我说了十个字形容我们的真心本性,从这里流出来的。所以圣贤的教诲、佛菩萨的经教,都是自己真心本性里面本来具足的,不是别人的,不是从外头来的。如果你能够体会到这一层,你自自然然欢喜接受,为什么?它不是别人的东西。我念儒书,不是孔子的,是我自己心性里面的;我读佛经,不是释迦牟尼佛的,是我自性里头流露出来的经典,跟释迦牟尼佛所说无二无别,我就情愿去接受,这是事实真相。

今天我们要讲兴大利,种大福,要在哪里种?如果对於现实社会里头,种种状况你都能够了然,都能够明白,你就晓得,救人无过於消除他的错误知见。怎样帮助众生,放弃错误的想法、看法,学习圣贤人他们正确的观念。由此可知,这个事情是教育,所以中国在古代,《礼记》里面所说的,「建国君民,教学为先」。建立一个国家,领导全国的人民,什么最重要?教育最重要。同样一个道理,年轻人成家了,结婚生子成家了,家庭什么最重要?教学为先。所以,家庭的教育是所有教育的大根大本,做父母不容易!家庭教育从什么时候开始?从母亲怀孕那天开始,知道自己怀孕了,就要教你的小孩,怎么教?我的心要正,我的行要正,非礼勿视,非礼勿听,非礼勿言,因为母亲起心动念、身体动作行为,都影响胎儿。今天讲父母爱子女,你要不能这样照顾,你不爱你的子女,你的子女将来出世长大不听话,你自己要负责任,你没有把他教好。所以,从胎教开始。小孩生下来之后,他的眼睛一张开,他就能看到外面,我们要给什么给他看?要给纯正之法给他看,决不能让他去接触邪恶,邪恶的画面不能让他看到,邪恶的音声不能让他听到,从小培养他的真诚、清净、平等、正觉,这是父母对儿女真正的爱护。

五、六岁要教导他读书,要教导他学礼,学礼就是有规矩,这是中国古代的小学,我们今天说实在话,非常可怜、可悲,我们没有受过这个教育,所以看到古书上的记载,我们非常羡慕。古人从小教起,那个印象非常深刻,所谓「少成若天性,习惯成自然」。从小养成习惯,一生他都不会改变。六、七岁教他做人的一些规矩,这有一本小册子《弟子规》,这个小册子里面所说的一些原理原则,一生他都奉行,他都不会违犯,这是幼教,现在讲幼儿教育。古时候七岁上学,上学是上私塾,私塾的老师负责教学生,接受正式的教育。《弟子规》是学前教育,没有这个基础,不能接受正规教育。正规教育,老师教什么?教孝,教忠,教孝悌忠信,这是老师的事情。父母教儿女,尊师重道。怎么个教法?光是口头说不行,印象不够深刻,要自己做给学生看,父母要做给儿女看。

我大概是七、八岁的时候,那个时候在家乡,一个亲戚的祠堂里面,有一位老先生在那里教私塾,学生有二、三十个人,我的父亲送我去上学,预先跟老师约好,上学这一天带我去拜老师。父亲带了礼物,这是束修,供养老师的礼物,到这个祠堂的大殿,当中供奉著一个很大的牌位,「大成至圣先师神位」,那是孔老夫子牌位,先向孔老夫子牌位行三跪九叩首的最敬礼,我父亲在前面,我跟在后面,跟在后面拜。拜完之后,请老师上座,老师坐在孔子牌位的旁边,我的父亲在前面,我在后面,再向老师行三跪九叩首的大礼,老师坐在那里不动,坐在那里受礼。我们做学生看到,我的父亲对老师行三跪九叩首,你想想看,我们做学生的,敢不听老师话吗?敢不尊重老师吗?我父亲对老师这么尊重,我当然要尊重,尊师重道,是父亲教的。老师接受家长这样隆重的大礼,他要不认真教导学生,他怎么对得起人家的父母?受这么大的礼,接受供养,供养多少倒无所谓,人家家长这样真诚,把子女托付给你,你要不能好好的教,你有罪过!

尊师重道是怎么样教的?父亲教的。父亲不在,一定是家里面的长辈,代表父亲教导你尊师重道。所以我们对老师的尊重,对老师的恩德,活到这么大的年纪,念念不忘!为什么会念念不忘?小时候父亲教的。在私塾里面,老师教导我们,他也是以身作则,教给我们生活教育,洒扫应对、穿衣吃饭,老师教的。老师做榜样,学生跟老师生活在一起。行有余力,这才学文。行有余力,行是什么?生活教育。都做得不错了,都很有规矩了,走路有走路的样子,站立有站立的样子,对人懂得礼节,对长辈应该如何,对平辈应该如何,你都懂得,从小养成习惯。然后再教学文,文是什么?识字。都是念古书,这些古书,老师只教句逗,只教你念。从前我们那个时候念的书,还没有标点符号,上书的时候,学生要拿著自己课本,老师拿著朱砂笔,给我们把句子圈出来,句逗。教我们念,就是字念得正确,不能念错;句子念得清楚,不能够念破句,那就错了。只教句逗,只教识字。

学生年龄参差不齐,我记得我那个时候,同学们年岁大的,有十六、七岁的,大我很多;小的,大概七、八岁,我们是很小的。每个人念的课本不一样,有念古文的,有念《四书》的,我记得我那个时候念的是《幼学琼林》,那是属於一般常识,现在来讲是常识课本;有念《千家诗》,有念《百家姓》。老师只教句逗,不讲书里头的意思,不讲解的。到什么时候讲解?年岁大了,像我们同学当中,有一些年岁大的,十六、七岁的,他们念古文、念《左传》,老师给他们讲解。这是在我那个时代。大概比我小个两岁的人,这个机会就没有了,以后就变成学校。乡下也办短期学校,私塾就没有了,我也没有再听说了。中国古时候的教育,好!扎根教育,根深蒂固。我在这个时代,这几十年当中,没有受到环境的污染,靠小时候那一年的教育,时间不长。以后社会就动乱,军阀的战争,对日本人的抗战;中日抗战的时候,我十一岁。

我们现在回想起来,那种扎根的教育多么重要!老师教导我们,全都是圣贤的教诲,这些书虽然念了,不知其义、不解其义,可是年龄大了之后,对於这些书,还是非常爱好。自己多读、多研究、多向人请教,逐渐逐渐能懂得这些意思,懂得的愈多愈欢喜。再观察今天社会的病态,多多少少能看得出一点根由。今天社会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?我们今天怎样帮助自己?怎样帮助社会大众?所以在今天还是一句老话,无过於提倡伦理、因果、大乘的教学。这个话不是我说的,我没这么大的智慧,这是印光老法师说的。我肯定老法师这个说法,我赞扬老法师这个说法。

我们今天这个社会,如果没有伦理、没有因果、没有大乘,这个社会动乱很难平息,很难恢复秩序。不仅印光大师有这个智慧、有这个见识,我听一些朋友告诉我,七十年代就是一九七0年前后,英国历史哲学家汤恩比博士,有一次欧洲有一个国际会议,特地请他去讲演,他去了。他在讲演当中,提出了一个警告:解决二十一世纪世界的纷争、世界上的问题,只有中国孔孟学说与大乘佛法。这是英国人说出来的。他这一次讲演,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效果。那个时候我在台湾,台湾天主教突然提倡祭祖,我感觉到非常惊讶!过去基督教、天主教不准人祭祖,都把祖宗牌位拿去烧掉,怎么他们提倡祭祖?我大惑不解,到处打听。以后赵默林居士告诉我,他说于斌枢机主教从欧洲参加这个会议回来,大概是听到汤恩比这个讲演。不但他感动了,教廷感动了,天主教的教廷,就是他们的教皇,那个时候下了一个命令,让全世界的天主教神职人员,主动要找佛教对话。所以天主教跟佛教关系逐渐逐渐接近,这是一个根源。我在台湾,天主教的神学院请我去教书,与汤恩比这个讲演有关系。

更难得的,最近这三年,英国那边同修告诉我,英国的教育部,下令他们的小学、中学、大学课本里面,都有佛教的内容;我们中国还没有,他们已经在读佛教的经典了,学校正规的课程。隔了一年,前年,澳洲澳大利亚的政府也规定学生要读佛经,他们把佛经翻成了英文。这个教科书,我在澳洲,澳洲同修送了我两册,那个本子都很厚。现在外国人认真学佛,认真研究中国儒家的东西。他学这个干什么?挽救世道人心。所以我现在还有意思到英国去访问,看看英国对於伦理、大乘的教学,我们不能不注意。

现在我们看看末后这两行文字:

【立定此志。须念念谦虚。尘尘方便。】

因为我们谦虚、方便,才能接受别人的教诲。英国人谦虚,澳大利亚人谦虚,能够接受孔孟的学说,能够接受大乘经教。

【自然感动天地。而造福由我。今之求登科第者。初未尝有真志。】

开头不见得是有真心。

【不过一时意兴耳】

一时高兴,参加去考一考。

【兴到则求。兴阑则止。】

兴趣来了就求,兴趣不来就算了。

【孟子曰。王之好乐甚。齐其庶几乎。】

孟子有这么两句话,这两句话是对齐国大王说的。齐国大王喜欢音乐,但是他是个人喜欢音乐,如果能够与民同乐,那齐国就会兴旺起来。

【予於科名亦然】

我对於科名,求取科名的心也是这样的。也像孟子所说的,一定要落实、推广到积德行善,要尽心尽力去做。得到这个功名,得到这个地位,像他得到这个县长,有这个机会为民众服务。只要存这种心,行这样的事,命运与福报都可以由自己做主宰了。好,《了凡四训》我们就讲到此地。谢谢大家收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