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

首页 > 了凡四训 >

净空法师讲《了凡四训》第14集(文字版)

了凡四训 净空法师

诸位同学,大家好!请接著看这段文字,这是第八个例子:

【嘉兴屠康僖公。初为刑部主事。宿狱中。细询诸囚情状。得无辜者若干人。公不自以为功。密疏其事。以白堂官。后朝审。堂官摘其语。以讯诸囚。无不服者。释冤抑十余人。一时辇下咸颂尚书之明。】

我们看这一段。『嘉兴』在浙江省。从了凡居士所举的这些例子,大多数都是浙江这个地区一些掌故。由此可知,举比喻这个原则,一定要在最近的地方,听起来大家都知道,这才有公信力。而在时代,是愈接近愈好。『屠康僖』,他在刑部里面作官,『主事』是当时的官职的职称。他有一次晚上睡在监狱里面,跟囚犯们在一起,细细的去打听这些囚犯的情状。於是乎知道囚犯当中有不少人是冤枉的,被人诬告的。屠先生他并不自以为功,他把这些情形秘密的写在纸上,送给他的堂官。堂官是他的上司,也就是刑部尚书,刑部尚书就是现在讲的部长。

『后朝审』,过几天,再重新审问这些囚犯;堂官摘录屠康僖公一些案情,来讯问这些囚犯,囚犯没有不服的。这样开释冤枉的,大概有十几个人。『一时』,当时这个事情传了出去。『辇下』,「辇」是皇帝坐的车子,「辇下」意思就是说首都、京城,皇帝所在之处。『辇下咸颂尚书之明』,大家都对刑部尚书的公正廉明无不加以赞叹。屠先生又想到一桩事情,下面说:

【公复禀曰。辇毂之下。尚多冤民。四海之广。兆民之众。岂无枉者。宜五年差一减刑官。核实而平反之。】

这是他上的建议,给尚书的建议。他说:在京城这个地方,还有这么多冤枉的人。京城以外,在全国里面,民众多了,哪里没有冤枉的?想必冤枉人很多。『宜』是应该,应该五年派一位减刑官,对於这些案件重新来核实平反。这是好事情。

【尚书为奏】

他的长官,刑部尚书同意他这个意见,把这个意见奏给皇帝。

【允其议】

皇帝同意。

【时公亦差减刑之列】

屠康僖公也被派遣为减刑官之一,这是平反许许多多冤枉的人。

【梦一神告之曰。汝命无子。今减刑之议。深合天心。】

这是感应。自己能够修德积善,上合天心,上帝无不爱护一切众生,所谓「上天有好生之德」,你的作法、你的建议与天心非常相应。你命中没有儿子,现在:

【上帝赐汝三子】

他并没有求儿子。没有求儿子,得到这个感应。

【皆衣紫腰金。是夕夫人有娠。后生应埙。应坤。应峻。皆显官。】

这是善因善果。这个文里面『衣紫腰金』,这是讲穿紫的官服,系金的腰带,这是高官。我们知道,古时候的礼服,皇族穿的是黄色的龙袍,那只限於皇族;文武百官,文官里面「紫袍」是爵位最高的,大概都是尚书以上的,部长以上的官服才是紫色的。这是一个例子。下面,第九个例子是包凭。这个人资助修缮寺庙,也得感应:

【嘉兴包凭。字信之。其父为池阳太守。生七子。凭最少。赘平湖袁氏。与吾父往来甚厚。博学高才。累举不第。留心二氏之学。】

我们看这一段。『嘉兴人包凭』,这里连他的字『信之』都写出来了。由此可知,包凭跟了凡先生相当熟悉。包凭的父亲做过池州太守,『太守』比知县高一级,跟知府是同等的官,池州是在安徽贵池县。他生了七个儿子,包凭最小;大概他是儿女多,所以这个小孩就入赘平湖袁氏,跟袁了凡是一家人,入赘到他们家。『与吾父往来甚厚』,了凡先生的父亲跟包凭常常往来,这是好朋友的关系。这个人『博学高才』,但是『累举不第』,每一次去考试,都没有考取。於是『留心二氏之学』,「二氏」就是佛跟道,他去学佛、去学道去了。

【一日东游泖湖。偶至一村寺中。见观音像。淋漓露立。即解橐中得十金。授主僧。令修屋宇。僧告以功大银少。不能竣事。复取松布四疋。检箧中衣七件与之。内紵褶。系新置。其仆请已之。凭曰。但得圣像无恙。吾虽裸裎何伤。】

我们看这一段。有一天,他到外面去游玩,游泖湖。偶然在一个村庄的寺院里面,看到观音像。大概这个时候下雨,寺庙里面房屋漏雨,观音菩萨像被淋湿了。他看到很难过,就『解橐中』,「橐」是钱包,把钱包打开看看里面,还有十两银子,『十金』就是有十两银子。统统拿出来了,交给寺院里面出家人,请他把房屋修好,菩萨不要淋到雨露。这出家人告诉他,修屋顶工程很大,十两银子太少了,恐怕没有办法完工。他带著他的仆人随从,旅游总带了一些行囊、带了一些衣服,这里面有四匹松布,箱子里面,『箧』打开来看看,还有七件衣服。这个衣服都是新的衣服,没有穿过的。里面有一些比较贵重的,『紵褶』,是麻的、麻制的衣服;「褶」是袷衣,有单衣、有袷衣,都是新置的。他的仆人就说:「算了!何必要捐献这么多!」包凭就说:「只要圣像无恙」,能把屋顶修好,观音菩萨像不要再淋到雨,「我纵然是赤身露体,也无所谓。」这是一片真诚!

【僧垂泪曰。舍银及衣布。犹非难事。只此一点心。如何易得。】

出家人听到他这个谈话,非常感动!他说:「布施银两以及这些衣服、布,这个不是难事,这一点真心太难了。」

【后功完。拉老父同游。宿寺中。公梦伽蓝来谢曰。汝子当享世禄矣。后子汴。孙柽芳。皆登第。作显官。】

包凭等到庙里屋顶修好,就拉著他父亲一起去看,晚上也住在这个寺庙里面,包凭晚上梦到伽蓝神。『伽蓝』是护法神,护法神来感谢他,他说:「你的儿子会享世禄,得到福报。」果然以后他的儿子汴、孙子柽芳,都『登第』,「登第」是指中进士的学位,『作显官』。这是子孙贵显之报。这是修缮寺院道场、造佛像的功德很大。佛在《大藏经》里面,有一部经叫《造像功德经》。现在我们看到许许多多地方造大的佛像,中国现在兴起了,外国也有。我在马来西亚槟城,极乐寺他们去年就造了一尊三十多公尺高的观世音菩萨立像。我们要问:造像到底有没有功德?看到包凭这个故事就晓得,造像确确实实有功德。但是,功德必须要具足条件。如果只造佛菩萨形像,没有弘法利生,一般人看到佛像,容易生迷信。这个像造在那边,不但没有利益,反而让许多众生造罪业,这就错了。所以,弘法利生非常重要!一个道场,一定要讲经,一定要修行,所谓是解门、行门,「解行相应」,这个重要。

解门里面,中国的宗派很多,属於哪一个宗派的道场,一定要依据这个宗派的经典来修学;这些经典要读诵,要研究,要讲解透彻,落实到自己生活上,这才具足了功德。佛像,前面曾经跟诸位说过,是表法的意思,佛家用这种方式,时时刻刻提醒我们。一般群众,见到观世音菩萨像,就知道「我要发慈悲心,要像观世音菩萨一样的慈悲,帮助世间一切苦难众生」,这个像的功德就大了。如果不晓得这个道理,把佛像当作神明来看待,到那里去烧香、膜拜,求福、求寿、求儿女、求升官发财,那叫迷信,那就错了。我说到此地,同学们应该能体会得到。我们在现代这个社会,要怎样学佛,怎样才能得到佛法真实的利益?行门里面,也各个不相同。像天台,他修止观;禅宗里面,他参话头,或是用观心;密宗里面,用持咒;我们净土宗里面,用持名念佛。选定一门,功夫不能间断,都能够得到清净心,都能够成就戒定慧,这是道场真实的功德利益。再看下面第十个例子:

【嘉善支立之父】

这也是浙江嘉善人。他姓『支』,单名叫『立』。他的父亲:

【为刑房吏】

在衙门里面管刑事案件的。

【有囚无辜陷重辟】

他知道有个囚犯,确实是冤枉的,被判了重刑,可能是判了死刑。

【意哀之】

他的心里明了,非常同情他。

【欲求其生】

他帮助他,脱他的罪。这个囚犯知道支立的父亲这一番好意,来替他辩护。

【囚语其妻曰。支公嘉意。愧无以报。明日延之下乡。汝以身事之。彼或肯用意。则我可生也。】

囚犯跟他妻子商量,他说:「支公有意思帮助我,来脱离我的刑责。我很惭愧,无以报答。」这是救命之恩,他说:「明天你可以请他下乡」,大概他们是乡下人,而且跟她商量,要她「以身事之」。他说:「或者支公会更用心,这样子我可以能够生还。」

【其妻泣而听命】

这个太太也非常贤良,果然就照这样做。

【及至。妻自出劝酒。具告以夫意。支不听。卒为尽力平反之。】

这个囚犯的太太自己出来劝酒,把她丈夫的意思告诉支公,支公听了之后不接受。虽不接受,还是全心全力把他这个案子平反过来了。

【囚出狱。夫妻登门叩谢曰。公如此厚德。晚世所稀。】

这是很难的一桩事情,他能做到大公无私,用真诚心来平反冤狱。这个囚犯夫妇来叩谢的时候,他说:

【今无子】

你今天没有儿子,这么大年岁还没有儿子。

【吾有弱女。送为箕帚妾。此则礼之可通者。】

他说:「我有个女儿,女儿也长大了。我送给先生作妾,希望将来给你生几个儿子。这个在礼上是能讲得通的。」

【支为备礼而纳之】

支先生同意、接受了。

【生立】

以后就生支立。这是支立父亲做这样的善事。

【弱冠中魁,官至翰林孔目。立生高,高生禄,皆贡为学博。禄生大纶,登第。】

后世的子孙逐渐逐渐发达了。支立『弱冠中魁』,二十岁考中进士,官做到『翰林孔目』,翰林院的书记官。『支立生高』,这是支先生的孙子,『高生禄』,这是几代了。这几代『皆贡为学博』,这个学位前面讲过,贡生;『学博』是州、县学校里面的教官。『禄生大纶,登第』,这是中进士。都有这许多显著的果报,地区大概都是在浙江嘉兴不远的地方。由此可知,了凡先生当时提出这些人,大家都知道、都很熟悉,足以为证明「积善之家,必有余庆」。后面的文字是总结:

【凡此十条,所行不同,同归於善而已。】

都是做好事。我们读了之后想一想,都是利益别人的事情,全心全力利益别人、利益社会、利益国家。今天我们的心量更要拓开,念念要想到利益全世界。我们哪有这么大的能耐,能够利益全世界?纵然是小小的善事,我们有一个愿望,希望给全世界的人做一个好样子,这就是利益世界。事,无论大小,但看你用心,所以谚语常说「量大福大」。如果我们心量大,一点点的小善,都变成无量无边的善德;如果心量小,做的善事再多,福报也不太大。由此可知,心转境界是真的。下面,了凡先生进一步再教训他的儿子,告诉他什么是「善」,这很重要!必须有能力辨别。请看原文:

【若复精而言之。则善有真有假。有端有曲。有阴有阳。有是有非。有偏有正。有半有满。有大有小。有难有易。】

一口气说了八对。

【皆当深辨】

都应当辨别,应当清楚。

【为善而不穷理。则自谓行持。岂知造孽。枉费苦心。无益也。】

现在这个世间有许多人都在修善,佛门里面人更多。学佛多年,行善多年,没有好的果报,於是怀疑:佛法不灵。转过头来去学其他的法门、去学其他的宗教,那你就能够得到好的果报吗?未必。为什么会有这个情况发生?就是对於这个「善」,到底是真是假、是邪是正、是偏是圆不知道,自以为是善;经过这些有智慧德行的人跟我们一分析,原来是罪业。我们要想修善积德,首先得把这些事情搞清楚,现在我们一桩一桩的来研究。底下是第一段「真假」:

【何谓真假】

这个必须要辨别。他举例子说:

【昔有儒生数辈】

『儒生』是念书的学生。

【谒中峰和尚】

『中峰和尚』,元朝时候人,这是一代高僧,他的著述很多。我们净宗学会成立,有时候也不免随俗,做超度的法会。我们的超度,跟一般寺院做的不一样,我们只采取一个方法,多半是在佛七圆满之后的一天,我们做一堂《三时系念》的佛事。《三时系念》这个佛事仪规就是中峰和尚做的,他的作品。这个佛事冥阳两利。这些年来,我们在中国、在外国普遍的宣扬,所以净宗同修对中峰和尚不会生疏。

【问曰】

这是有一些念书人向中峰和尚请教。

【佛氏论善恶报应。如影随形。】

佛家跟道家都常讲,「善恶报应,如影随形」。

【今某人善。而子孙不兴。某人恶。而家门隆盛。佛说无稽矣。】

佛这个说法靠不住!为什么看到这个人作善,他的子孙不发达?这个人作恶,他的家道非常兴隆?现前社会上这些事情有,我们不但听说过,我们也亲眼见过。中峰和尚怎么跟他解释?

【中峰云。凡情未涤。正眼未开。认善为恶。指恶为善。往往有之。不憾己之是非颠倒。而反怨天之报应有差乎。】

中峰禅师这个话说得非常之深,一般人不懂。我们是凡夫,凡夫这种情染没有洗涤干净,我们的法眼、慧眼没有开,所以常常把事情看错、看颠倒了,把善看作恶,把恶看作善。有这个事吗?真有!所以,你不感到自己是非颠倒,反而去责怪天的报应不公平,你是罪上加罪。

【众曰】

这些学生们讲:

【善恶何致相反】

我们为什么把善恶看颠倒了?

【中峰令试言其状】

老和尚有智慧,老和尚有教学的手段,不必解释,教他们自己说一说,「你们讲,什么是善,什么是恶?讲给我听听。」

【一人谓詈人殴人是恶。敬人礼人是善。】

有个学生就讲:「骂人、打人,这是恶;恭敬人、礼敬人,这是善。」

【中峰云。未必然也。】

你说的话未必。

【一人谓】

又有一个学生说:

【贪财妄取是恶。廉洁有守是善。中峰云。未必然也。众人历言其状。】

许多学生各人说各人对善恶的看法,中峰禅师全不同意。可见得这些年轻人知识浅薄,看问题只看表面,没有深究,往往把问题看错了。

【中峰皆谓不然。因请问。】

中峰禅师把他们的看法否定了。这些学生就向中峰禅师请教:到底什么是善,什么是恶?

【中峰告之曰。有益於人是善。有益於己是恶。】

这把善恶的标准定出来了。你起心动念、言语作为是利益别人的,是利益社会的,是利益大众的,这是善;如果是自私自利的,那是恶。

【有益於人。则殴人詈人皆善也。】

你对这个人有利益,你打他、骂他,善!父母教训儿女,有时候打、有时候骂,为什么?为小孩好,那不是恶,那是善。学生不守规矩,老师处罚他,在过去有体罚,现在学校好像没有了。我念书的时候受过体罚,老师打手心、罚跪,我们都遇到过。这不是恶,这是善。

【有益於己。则敬人礼人皆恶也。】

如果是为了自私自利,恭敬人、礼敬人,那是巴结,那是恶,那不是善。这是中峰禅师教导这一帮年轻人。

【是故人之行善。利人者公。公则为真。利己者私。私则为假。】

真善、假善一定要搞清楚。决定没有私心,决定没有自利,起心动念、言语作为都是利益社会、利益大众,今天讲是利益世界。利人,大公无私,公是真的,这个善是真的。利己,那你是私心;私心,这个善是假的,不是真的。

【又根心者真。袭迹者假。】

这再进一步说。如果你这个发心,是从你真心里面发出来,利益大众的,这是真的。如果看到别人做,我们也去模仿,『袭迹』是模仿,这是假的,不是从你真心里头生出来的。为善最重要的是真心。我们前面读的十个例子,这十个人修善,后面都有好的果报,什么原因?真心;只知道帮助别人,绝不求一点自私自利。真假要从这里辨别。

【又无为而为者真。有为而为者假。皆当自考。】

自己要细心去考察。『无为而为』,就是我们所做的这个善事,不露痕迹,不需要让人知道,你做的这个善事是真的,这叫阴德。如果是『有为而为』,你是有企图、是有目的,你才做这桩善事,这个善事是假的。这些地方都要自己认真好好的去省察。第二是「端曲」:

【何谓端曲】

了凡先生说:

【今人见谨愿之士。类称为善而取之。圣人则宁取狂狷。至於谨愿之士。虽一乡皆好。而必以为德之贼。是世人之善恶。分明与圣人相反。推此一端。种种取舍。无有不谬。】

这一段说:什么叫端,什么叫曲。现在的人,看到谨慎、不倔强的人,都称他「这是善人」,社会上都很尊重他。可是,古时候的圣贤,他宁愿欣赏这个人有志气、肯进取,或者是安分守己不肯乱来的人;因为这样的人,他才有胆识,他才真正能够为群众服务,为国家担当大任。如果这个乡里的人,虽然很谨慎,虽然是个好人,个性非常柔弱,随波逐流,没有志气,没有担当,这样的人夫子称为「乡愿」,以为「德之贼」。德之贼,他不是一个好榜样,人人都学他,那就坏了。所以,世间人对於善人、恶人的标准跟圣人恰恰相反。『推此一端,种种取舍,无有不谬』。「谬」是错误。圣人怎么样取舍?圣人是个明白人,有学问、有德行、有经验的人,他们能够辨别善人、恶人。底下几句话说得好:

【天地鬼神之福善祸淫。皆与圣人同是非。而不与世俗同取舍。】

这是讲到天地鬼神,他们的见解跟圣贤人相同,与世俗人的看法确确实实不一样。鬼神如何『福善祸淫』?前面举的这些例子,我们都能够观察得到。我们要问:鬼神是不是有权将祸福降临於人?没有。这个要懂得,鬼神并没有权。就好像我们这个世间人,有人行了善事,有人做了恶事。执法的人员,那些刑警来加刑罚给你,是不是他有权加?不是,是因为你犯了罪,他才拿手镣、脚铐来铐你。你不犯罪,他不敢侵犯你。天地鬼神就像刑警一样,是因为你自己造作的善与不善,所以他来嘉奖你,他来惩罚你,这个奖励、惩罚都是自作自受,这个道理一定要懂。我们今天讲到此地。